沭陽網首頁   |   手機沭陽網   |   網站地圖  
童顏面魔招商
您的位置:沭陽網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內新聞>正文

臺灣嫌疑人叫囂“不是中國人” 西班牙法官硬懟:臺灣屬于中國

2019-07-01 09:14:35    來源:央視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原標題:面對面丨中國聯合西班牙警方打擊跨境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幕后故事

  2019年6月7日,94名冒充公檢法機關工作人員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的犯罪嫌疑人,被中國公安從西班牙押解回國。至此,在過去三個月,西班牙已分批共向我方引渡225名犯罪嫌疑人,其中臺灣人218名。引渡如此之多的犯罪嫌疑人回國,在中國公安與其他國家警察的合作史上,還是第一次。

  犯罪嫌疑人通過這兩個環節 受害人紛紛中招

  近年來,犯罪嫌疑人利用電信網絡對中國大陸地區居民實施詐騙日益猖獗。據統計,2015年,此類案件給受害人造成的損失達到160多個億。到2016年,這一數字已經飆升到了222個億。這其中,犯罪嫌疑人冒充公檢法進行電信網絡詐騙給受害人造成的損失,又占到了損失總額的百分之七八十。

  2016年3月,幾名男子冒充某市公安局及檢察院工作人員,打電話給山東的任女士,以任女士涉嫌洗錢犯罪需要交審查資金的名義,指使其操控本單位賬戶網銀,騙走人民幣1500多萬元;同年4月,犯罪嫌疑人以幾乎相同的手法,騙走杭州蘇某1568萬元;同年5月,甘肅天水市的鄉村教師范銀貴遭遇同樣的電信詐騙,其多年積攢、準備用于買房的23萬元存款被騙走,難以承受打擊的范銀貴上吊自殺,留下妻兒相依為命;同年7月,54歲的北京某大學教授,被人以同樣的手法騙走人民幣1800多萬元。而犯罪嫌疑人的這些行騙,核心環節只有兩個。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處長 樓先迪:第一個環節,改號電話,騙子在境外的詐騙窩點使用了一種改號軟件,需要顯示什么號碼,受害人電話這一端就能顯示什么號碼,很多受害者的來電顯示是真實的公檢法部門的電話。第二個環節,讓你登錄一個虛假網站,這個網站有你本人照片、姓名、身份證號做的一個虛假通緝令。這兩個環節直接導致了受害人對騙子的話信以為真,完全被騙子操縱,把所有的錢轉移到騙子指定的所謂安全賬號上。

  辦案卻不能見到法官 案子該如何辦?

  根據對同時期案件進行研判,公安部最終一共合出來800多起案件,窩點都指向了西班牙。2016年7月,“長城行動”啟動,由公安部刑偵局一位副局長帶隊,中國公安第一批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的辦案專家到達了西班牙。在西班牙,中國公安沒有執法權,但西班牙警方也沒有遇到過這類案件,對案件不清楚,不敏感。中國警方把詳細線索通報給西班牙警方后,西班牙警方掌握了嫌疑人窩點的位置。但是,因為在西班牙辦案每個環節都需要法官的批準,我方專家不能見到法官,最終只能由西班牙警察帶著我們的請求去跟法官反復溝通。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處長 樓先迪:西班牙的警察都不了解這個案件,那法官就更不了解了,我們前期建立在大量案例的闡述、分析、交流的基礎上讓警察明白了,法官今天可能明白了其中一點,他同意你這個方案。等到第二天再去看,他又看到另外一點,他可能覺得方案不合適,所以只能反復溝通。

  根據西班牙的法律,如果要沖擊窩點或者是實行抓捕,必須要事先了解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但是這類案件在沖進窩點之前,無法了解窩點里面到底有誰,這就帶來了問題。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副處長陳琛:我們要做出很多很多工作,證明他們在對中方實施犯罪,讓法官確信,可以簽發搜查令采取行動,突破了他們以前辦案上的傳統或者是要求。

  6小時連夜制作文書 一窩點沒有收到法官放人 民警原地痛哭

  前后持續五個多月后,西班牙警方終于拿到了采取行動的所有手續。之后的抓捕過程,因為不能掌握窩點內犯罪嫌疑人的詳細身份信息,也就無法發布紅色通緝令。怎么提供法律手續,也成了一個問題。經過協商,我方爭取到,進入窩點后的6個小時內發布紅色通緝令。但因為國際刑警總部需要對每個犯罪嫌疑人的情況進行審查,審查的過程需要兩個星期。后來,前方專家通過做工作,將紅色通緝令轉化成國際協查通告。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處長 樓先迪:點對點,我們這邊直接發到西班牙國際刑警局,抄送給國際刑警總部。第一時間拿到數百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后,前后方工作組緊密聯動,連續兩個晚上。前方把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第一時間傳給后方,后方在部里在國際合作局專門有專班,連夜按照國際刑警紅通的要求,制作文書,上傳文書,發送文書,保障數百名犯罪嫌疑人的國際協查通告在網上直接發過去。

  2016年12月13日晚,公安部刑偵局的大指揮室,公安部刑偵局和國際合作局的領導坐鎮指揮,二十多名公安部的工作人員,外加中國公安大學25名研究生,隨時接收來自西班牙抓捕現場發回來的每一位嫌疑人的信息,并抓緊時間進行翻譯,然后再盡快回傳西班牙。從接收信息到準確翻譯并回傳到西班牙,必須在6個小時內完成,否則,已經抓獲的嫌疑人就只能被白白放掉,前功盡棄。最終,凌晨2點三百六七十份文書都發走了。

  文書發出沒過多久,前方就傳來消息,有一個窩點的文書沒有收到,法官決定放人。工作人員和公安大學研究生被臨時召回,連夜重新制作文書,并在天亮前重新發出。但是,西班牙那個沒有收到文書的窩點,人已經被放走。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處長 樓先迪:這個窩點對應的是我們廣東湛江辦案部門,湛江的民警早早就去了,最后沖擊窩點成功,發現里面有幾十人,犯罪嫌疑人都在,當時都很興奮的。結果到了凌晨法官說放人,任何一個警察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所以我們民警在現場就開始哭,抱頭痛哭。

  每人一個小格子撥打電話 13個窩點涉案金額1.2億

  此次代號為“長城行動”的聯合抓捕行動,中西警方共搗毀位于馬德里、巴塞羅那、阿利肯特等地的詐騙窩點13個,抓獲并最終羈押犯罪嫌疑人237名,現場查獲了一大批涉案證據,涉案金額達1.2億元人民幣。

  記者:當時沖進窩點之后,窩點整個狀況布局是什么樣的?

  公安部刑偵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處處長 樓先迪:這些窩點內部的構造基本上一個模式,他們在當地租用的別墅可能有一層、二層、三層。通常一層可能是廚房,日常起居,二層三層就是話務的窩點。每人可能有一個小格子的辦公場所,里面有電話有電腦,大量的話務人員始終在撥打電話,為避免互相干擾,每個小格子和窗戶都是用大的隔音床墊或者海綿捂得嚴嚴實實。三樓可能有搞技術維護的路由器,很多作案的設備。

  除了有話務人員,詐騙團伙還有專門取錢的隊伍。一旦受害人將錢轉出,不管是國內賬戶還是國外賬戶,都有專門人員很快將錢取走。

  嫌疑人法庭叫囂“不是中國人” 西班牙法官硬懟“臺灣屬于中國”

  幾經波折,嫌疑人進入西班牙法院的引渡程序。在漫長的司法程序里,嫌疑人一審后上訴二審,二審后往憲法法院上訴,之后再向歐洲人權法院上訴,最后還不行,還要再向西班牙當局申請政治避難。幾乎所有的臺灣嫌疑人都用盡了西班牙的法律救濟手段。

  公安部刑偵局局長劉忠義:在法庭上,這些臺灣人叫囂,自己拿的臺灣護照,不是中國人,拒絕被引渡。西班牙的法官義正詞嚴,說我們就知道一個中國,臺灣也是中國的一部分,怎么臺灣人就不是中國人?

  截至2019年6月7日,西班牙已分批共向中方引渡225名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目前,仍有12名嫌疑人在等待辦理引渡手續。這次“長城行動”歷時之久、出動警力之多、引渡人數之眾,在世界各國執法合作史上和引渡史上都屬罕見。

責任編輯:曉青

沭陽網合作熱線:0527-83999377,QQ:1953933333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七星彩论谈